Site Logo

6th November 2020

这一天他们在泾城的一个山谷里扎营。这一处是史蒂芬找到的。李斯给夫差的路线远离人烟,所以一路上根本没有什么城邑。这也大大减低了他们被敌人发现的可能。不过这就苦了这两个分队,只能餐风露宿。这次的扎营地比前一天好多了,至少不是在有异味的泥沼附近。昨天由于两名军士长对这一条路线都不熟悉,错过了条件比较好的地点,所以只能将就在那里过夜。

战斗分队和运粮分队除了负责警戒的人员外都卸下了战甲三三两两地吃着晚餐。邓洁和白起坐在一簇篝火旁。

“邓洁,你怎么会加入武安军团的?”

邓洁道:“怎么突然问起这个呢?好吧,告诉你也无妨。其实我是离家出走的。我爸在我妈死后不久就娶了一个新老婆。这个后妈看我不顺眼,三不五时就来找我的茬。我跟我爸说了,可是他却没做什么,任由那个女人继续欺负我。后来她变本加厉,我忍无可忍后就跑了出来。可是离开家后我才发现要在外生活原来一点都不容易。还好有朋友肯收留我。不过工作难找,所以时常挨饿。最让我心寒的是我爸明明知道我在哪里却没来找我。那时我就知道他已经放弃我了。刚巧那时武安军团招人,为了不让我朋友为难,我就加入了。”

“原来你这么可怜……”白起道。

“也没什么可怜不可怜的。要怪也只能怪我太幼稚了。应该撑到我爸死去跟那个女人争家产。现在想起来真是便宜她了。或许她是故意逼我走的。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你呢?你又为了什么参军啊?”

白起就把自己的过去告诉了邓洁。

“原来你和马克思有这么深的渊缘,怪不得你会那么难过。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是在新兵营认识的。”邓洁说道。

不久后,他们两人就就寝了。在半夜十二点时,他们起身代替上一班守夜的列兵。他们和另外两名战斗分队的列兵一起值班。不过由于大家都不熟,所以他们都只和自己的队友谈天过时间而已。

三个小时过后,另外一组人员与他们换班。白起睡多三个小时后就起身准备出发了。

今天就是运粮的最后期限了。为免夜长梦多,夫差决定全速前进。这次他没再让史蒂芬的队伍在前面开路,而是和运粮分队一起同步前行。由于即将进入交战区,夫差觉得把人手聚集在一起会比较安全。他预计全速行军的话,他们应该能在下午三点前抵达咸阳战区。

“邓洁,你有去过咸阳吗?”白起问道。

“有啊。去过一次。当时战争还没那么激烈,我们运粮后还在咸阳城里玩了几天。咸阳城比我们基地好多了,不过听说这一次的战斗把大半咸阳城都打残了。不知现在那里是什么样子。”

“是吗?我没有离开过长安。真想看看完好的咸阳城是怎么样的。”白起道。

邓洁道:“唉,现在的世道很多城池都败坏了。将军们整天打来打去,受苦的还不是平民百姓。不过我们这些为将军卖命的士兵也算是帮凶啊。可惜除了这个工作外,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了。不说了,咸阳城就在那,你看到了吗?”

咸阳城就在运粮队的西边二公里处。白起已经能够看到城墙了。城墙有几处都崩塌了。

“我们不是要把粮草运到咸阳吗?怎么我们反而离城池越来越远了呢?”白起道。

邓洁回答:“战区现在不在城里啊。我们要把粮草运到作战部队那里。”

碰!碰!碰!

“听到了吗?前线在那里,也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邓洁道。

他们在二时四十四分抵达咸阳战区。夫差向战区指挥官报到后就指示运粮第三分队把粮食都卸到一个临时粮仓里。

上一章回到目录下一章

如果你觉得我写得不错的话,请按以下的按钮用PayPal来打赏我。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