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第二十三章 咸鱼翻身

8th October 2020

东方学院和西方学院在之前的混战中各自折损了超过四分之一的学员。虽然蒙受了不小的损失,但是他们联盟的总人数依然超过南方学院将近一百五十人。东西联盟人马在剿灭北方学院后做了一个整休。短暂休息后,他们就朝向南方学院迈进。原本他们以为必须损失惨重才有机会攻上高原,不过在竞技场的地形突然改变后,形势反而有利于他们了。这也是依媗强行收编原本不肯合作的班级的主因。

当尘埃落定后,他们就立刻加速奔向敌手。现在东西学院联盟离南方学院众人大约还有二百米。

“弓箭手准备高射,目标一百米!”阿不思令道。

所有弓箭手的魔箭立刻上弦了。弓箭手们都排列在南方学院阵线最前方。在他们之中夹杂着射程较短的召唤兽和召唤师。在第一线后方就是魔法师与剩下的远攻系召唤师和召唤兽。

在东西学院联盟来到一百米开外时,阿不思喊道:“放!”

身在后方的召唤兽和召唤师也一起发出攻击。虽然不如万箭齐发,但也相差无几了。第二轮高射也在阿不思的命令下接着发出了。三轮远程攻击后,东西学院联盟还没倒下的战士们已经在五十米外了。零零散散的白光在联盟之中闪烁,南方学院这三轮远攻并没有取得什么成效。

依媗喊道:“最前线蹲下!”

所有在最前方的人员依言蹲下。在魔法师行列里的召唤兽和召唤师仍旧在发出攻击。

“弓箭手,自由直射!”阿不思在所有最前线人员都蹲下后命令道。

“魔法师,攻击!”米雪儿也喊道。

正在往前冲的东西学院联盟又遭受了阻击,而且这一次的攻击比刚才更加密集。不过他们的魔导师也发挥了作用,化解了不少的魔法攻击。这一次冲锋使他们的人数又减少了,不过对手也在二十米内了。

依媗喊道:“近战者迎敌!”

阿不思和米雪儿同时令道:“停止攻击!分散!”

蒙尔孤狼发号施令:“狂战士,和我冲锋!”

狂战士们回道:“杀!”

德川芳子喝道:“大家一起上!”

南方学院的狂战士、神枪手、近战系召唤兽和召唤师就从前方挪出的空间往敌方冲去。

“我们也上吧!记住我们的任务是辅助近战职业者,不是杀敌!尽力保护我们的同袍!”邓子伦一声令下。

四十支由炼药师、疗愈师和魔导师各一人组成的辅助队跟在近战职业者身后向战场移去。在同一时间,孙协志也带领原本与魔法师和弓箭手在同一阵线的远攻系召唤师与召唤兽回到炼金师前方守土。

向左右两边散去的弓箭手与魔法师也没闲着,还再向敌方发出攻击。可是对方的远攻职业者也开始反击了。南方学院一方也开始出现了伤亡。

南方学院的近战斗者也与东西学院联盟短兵相接了。冲在最前方的东西联盟战士大多都用尽了魔法抵抗力,所以一碰撞就被就被淘汰一大半。不过当第一波冲击被瓦解后,南方学院真正的考验才正式降临。

“孙协志,我们上去那个山坡吧!”拓跋岩提议道。

“可是依媗让我们待在后方的啊!”孙协志道。

拓跋岩据理力争道:“待在这里我们一点贡献也没有。连带着你们也无法发挥你们的长处。在那边的话,至少你们能够发出远攻帮助我们的同学。”

孙协志想了一想后,认为拓跋岩说得很有道理,就同意了他的建议。他们也不拖延,直接就向目的地出发。

拓跋岩所说的山头在他们的左方,离他们的所在地大约六十米左右。山脚就在他们不远处,坡度并不陡峭,可是却是一路上升。这个混合战团从山脚下起步,不疾不徐地往最高点前进。由于他们在最后方,加上人数不多,所以他们的举动并没有吸引任何人的注意。

“团长,我的武器消失了!我的召唤兽被打败了!”其中一名召唤师突然喊道。

在攀爬的过程中,这样的事情一直发生着。这些召唤师的召唤兽清一色都是近战系的,所以全部都在前线冲锋陷阵。一旦他们的召唤兽在战场上被打败了,他们就变得手无寸铁了。当他们抵达山顶时,五分之一的召唤师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

依媗并没有和魔法师战团待在一起,反而随着近战斗者们来到最前线。她把魔法攻击融入防身术中,在前线战斗比在后方更能发挥她的实力。这样的战斗方式是多数敌人都不适应的。很多东西学院联盟的近战对手就是因为轻视她而遭受了灭顶的打击。上一瞬间依媗还在身边近战,下一瞬间她就远离并释发出魔法。她的对手往往来不及应对,结果就出局了。总的来说,她所打败的敌手并不比近战职业者少。

“小心!”安迪突然喊道并跳到蒙尔孤狼身后。一支长枪被他以魔法抵抗力顶住了。原来敌方的一位神枪手乘蒙尔孤狼没注意打算偷袭。

“谢了!”蒙尔孤狼知道发生什么事后道。

有些南方学院的学员就没那么幸运了。基于人数上的劣势,多数人都自顾不暇,无法顾及他人。不过所有人都竭尽全力战斗,没有人退缩。

“安迪,后面!”依媗一边叫道一边射出一记冰锥。

可惜安迪因为正忙于应付前面的对手,来不及反应。白光一闪,安迪被一位狂战士偷袭得手。不过那位狂战士也被依媗的冰锥射中,随安迪一起出局了。除了在一开始因为避无可避的伤亡后,东西学院联盟终于展现了他们的獠牙。南方学院的辅助队因为在战场上救治了很多战友,被敌人当作重点攻击的对象。十组已经被淘汰出局了,剩下的辅助队也多不齐整了。缺少了这些辅助队,南方学院的形势越来越严峻了。

砰!砰!砰!

东西学院联盟后方突然受到不明攻击。很多学员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传送走了。这攻击一波接着一波,使得东西学院联盟阵脚大乱。原来这是孙协志战团的手笔。当他们到达山顶后,他们已经身在敌手后方。留在东西学院联盟后方的都是疗愈师和炼金师。疗愈师们被安排在这里治疗伤员。前线人员一旦受伤了就会来到后方接受治疗。这里只有少数的炼金师因为他们大多都在刚才的混战中被淘汰了。

孙协志等人的偷袭取得了奇效。他们不但淘汰了与他们本身人数不成正比的敌人,而且重要的是让东西学院联盟的疗愈师折损了大半。不仅如此,由于攻势连绵不断,敌方的伤员完全无法得到治疗,只能依靠炼药师的伤药。不过伤药的效果比疗愈师的技能弱了很多。如果这情况持续下去,东西学院联盟的情况将会变得不乐观。

东西学院联盟的的领导者也不是弱者,在短暂的失神后就作出了相应的对策。只见战场上突然分出一队斗者往攻击来源快步移去,打算以雷霆之势摧毁这个巨大威胁。

孙协志道:“敌人攻过来了!拓跋岩,你们先撤吧!我们来殿后。”

拓跋岩回道:“不!是时候让我们炼金师上场了!”

“你说什么?”孙协志一时反应不过来。

拓跋岩道:“炼金师并不是脆弱不堪的。我们都很了解自己的短处,所以我们都尽力去弥补这个弱点。况且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武器,武器是用来杀敌而不是用来摆设的。你们说是不是?”

在他身边的炼金师们齐声喊是。

孙协志知道自己拗不过拓跋岩,道:“好吧!那我们也舍命陪君子。你们几个留在这里继续向山下发出攻击。你们几个留守这里,如果我们无法阻止敌人的脚步,这里就靠你们守护了。其他人就和炼金师一起迎敌吧!”

孙协志让所有攻击能到达敌人阵营的召唤师和召唤兽留在原地,并让几名射程不远但攻击力强大的团员留下防守。那些丧失作战能力的团员也被留在这里。包括他在内的其他团员则与炼金师战团一起冲下山下战斗。安排妥当后,他们也不废话,直接下山了。

正在场上作战的南方学院众人也注意到突然在敌人后方发生的混乱。他们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战斗节奏也缓慢了下来。不过依媗知道机不可失,马上喊道:“全员总攻!”

被依媗一提醒,南方学院战斗者马上发出最凌厉的攻势。所有团长带领着自己的团员拼命往前杀去。在战场两旁的魔法师与弓箭手也配合近战职业者,发出一轮狂轰滥炸,让敌人的活动范围缩小。由于东西学院联盟还因为后方遭袭而处在混乱中,南方学院的这一强攻成功淘汰了一大半正在与他们交战的敌手。

另一边厢,拓跋岩和孙协志带领的炼金师和召唤师混合战团不仅成功抵挡住了东西学院联盟的特攻队,而且以微小损失就让他们全军覆没了。打败了这一支敌军了,他们并没停留,直接攻向在他们眼前的敌人。

东西学院联盟现在是背腹受敌,前方有南方学院的主攻战团,后方被一支奇兵干扰,辅助团队又被轰炸得不成样子。他们的领军人物竭尽全力安抚军心,可惜他们也被搞得焦头烂额,狼狈不堪。东西学院联盟的战线不再井然有序,学员们都开始各自为战了。

上一章回到目录下一章

如果你觉得我写得不错的话,请按以下的按钮用PayPal来打赏我。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One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