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二百七十五

12th January 2022

另一边厢,马哈拉尼在与葛内舍的交手中落了下风。暴怒的马哈拉尼使出的招数式式都瞄准葛内舍的要害,不过她却放弃了防守,只想着置他于死地。只攻不守使她露出了很多破绽,葛内舍当然不会放过这些难得的机会。马哈拉尼已经被他打中了几次,不过都避开了要害。

葛内舍又一次成功近身马哈拉尼,正要把刺棒挥向她战甲背部,不过却被她闪开了。葛内舍接着横腿一踢,踢得马哈拉尼往左边倒去。他又向前补刀,可惜马哈拉尼刚好滚开了,镰刀插入了地底。

“王子,不好了!敌人从东北边过来了!”

葛内舍道:“什么?那边不是有拉尔他们吗?”

“不知道啊,王子。敌人就快到这里了,我们会顶住他们,王子你快跑吧!”

葛内舍不久后就注意到东北方向的动静。但是他的分神却让马哈拉尼逮住了机会翻盘。

马哈拉尼的赤炎鞭成功缠上了葛内舍的战甲右脚。当葛内舍发现不对劲时,马哈拉尼已经用力一扯,然后他的战甲右腿就从本体剥离。葛内舍当即倒向地面。

不过马哈拉尼依旧没停手,赤炎鞭再一次挥向葛内舍。这一次她瞄准了他的战甲左臂,并成功把它截断。葛内舍就少了一只脚和一只手。鲜血从葛内舍战甲破损处流出,只要靠近一点就能够听到他的惨嚎声。战甲只是覆盖了驾驶员的躯体而已,所以战甲本体的断裂通常也意味着驾驶员的身躯遭受了相同的命运。

马哈拉尼接着就骑到了葛内舍战甲上,左手死死按着他的右臂,右手的赤炎鞭被她抛在地上,然后就握紧右拳朝葛内舍的战甲驾驶舱狠狠击去。她的右手不停地挥动,一拳又一拳地猛击身下的驾驶舱,直到那个驾驶舱变形都还不消停。葛内舍的惨叫声也逐渐减弱直到消失。

“马哈拉尼是怎么了?”邓洁问道。

邓洁带着部队来到这里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暴走的马哈拉尼。她刚才过来的时候碰到了几股哈拉巴军,不过与她同行的哈拉巴降兵成功说服了他们的同僚,使他们放弃抵抗。邓洁的部队只经历了几场小型战斗就来到了马哈拉尼的所在地,算得上是一路通畅。

见到暴走的马哈拉尼,邓洁非常担心马哈拉尼的举止会使她好不容易劝降的哈拉巴军改变主意,就立刻把他们打发去招降场上的哈拉巴军。好在这些降兵并没多说什么,就照邓洁说的去到场上以通讯频道与同僚交谈。

这一地区的哈拉巴军见葛内舍被马哈拉尼打倒后原本是打算与敌人死战到底的。不过当他们看到一些己方士兵随着长城军来到这里后,他们就有点搞不清状况,而通讯频道也适时地响起了劝降的讯息。听到归降同僚的解释后,这片区域的哈拉巴军最后都选择了投降。

“马哈拉尼!马哈拉尼!”邓洁叫道。

但是马哈拉尼却没有回应。邓洁找到古玛问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由于葛内舍刚才是以扩音器说出那些话的,所以离他们不远的军士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邓洁就走到马哈拉尼身边,然后拉住了她的右臂,并说道:“马哈拉尼,够了!”

马哈拉尼依旧要继续挥动她的拳头,不过邓洁却牢牢抓住她的右臂,不让她继续打下去。

马哈拉尼道:“放开我!我要杀了他!”

邓洁道:“马哈拉尼,我知道妳现在很愤怒,可是这也无济于事了。况且妳看他都已经这样了,妳继续打下去还能怎么样?”

上一章回到目录下一章

如果你觉得我写得不错的话,请按以下的按钮用PayPal来打赏我。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