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一百五十八

25th June 2021

自由军团已经找到跨越今治城护城河的办法自然不会因为这个挫折就放弃攻城,更何况他们手中已经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对策。新渡桥做好后自由军先朝今治城方向释出保护伞,过后才把渡桥横跨护城河。靠着这个方法,自由军团得以靠近城池。

不过保护伞并不能一直悬浮在空中,总有降落的时刻。今治城守军就趁这个空档击毁渡桥,让自由军无法源源不绝地朝城池袭来。双方就这样僵持了起来,谁也奈何不了谁。不过幕府军由于没有补给路线,所以是处于劣势的一方。

德川家康部队是在没被城外自由军发现下进入今治城的。德川家康原本就没打算在城外与敌人交战,所以他们来到今治城领地的最外围后就从陆路切换成水路。他们所使用的这条水路正是今治城护城河的水源。德川家康带领部队在夜色掩护下通过秘密水道进入今治城,所以自由军团根本不知道今治城已经迎来了援军。

酒井忠次道:“将军,你打算怎么对付今治城外的自由军?”

“敌人平时几点发起攻击?”德川家康问道。

“通常是上午九点左右。”

“我们明早六点放下吊桥出去与他们决一死战。还有忠次,别再叫我将军了。我们已经投靠了长城军团,将军就只能是白起白将军了。”

“好的,我会传令下去让大家准备。将军,只要你在长城军团的军衔还没被公布,你就还是我们的将军,所以你就不必避嫌了。我相信长城军团不会介意这种小事的。”

酒井忠次是幕府军团在今治城的负责人。他靠着城池的特殊构造成功以有限的兵力与城外的自由军周旋了一个礼拜。不过幕府军就只能像缩头乌龟般待在城里被动地防守,让他觉得非常窝囊。现在德川家康肯出城与敌人交战终于让他有吐气扬眉的机会。

隔天上午六点正,整个星期一直吊着的城池吊桥毫无预警地放了下来。正在戒备的自由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所以并没第一时间发出警报,直到看到幕府军杀出城池才醒悟过来。

幕府军一出城就冲向敌人阵地。为了方便攻击,自由军团把营地建在护城河不远的地方,这却让幕府军省了不少功夫。幕府军一过桥跑几步路就能到达敌人营地了。

酒井忠次一马当先冲在前方。他急需释放这一周来憋着的怒火,而自由军团的看守就首当其冲,成了他发泄的对象。酒井忠次在幕府军团中是数一数二的战士,那些自由军没人能抵挡住他三招,全都阵亡了。其他幕府军就跟在酒井忠次的身后攻入自由军团营地。

虽然卫兵已经发出了警报,但是已经晚了。自由军团多数士兵因为八点才是集合时间所以都还没起身。幕府军为了不让敌人有机会穿上战甲一进入营地后就直接向兵营扫射。自由军人数因为这个举动一下子就降低了很多。

不过自由军团受到这一波冲击后也开始组织起反击了。德川家康原本寄望这次冲锋能够干掉敌方指挥官,可是他们却找不到目标的营帐。自由军指挥官很快就换上战甲并指挥部队抵御来袭的幕府军。

双方就在营地内展开了殊死搏斗。虽然自由军团一开始有着比幕府军团多百分之五十的兵力,但在幕府军的奇袭后双方的士兵数量已经相当了。自由军指挥官并没被局势吓到惊慌失措,而是非常冷静地指挥部队抵抗敌人,所以幕府军渐渐也没了先发优势。

上一章回到目录下一章

如果你觉得我写得不错的话,请按以下的按钮用PayPal来打赏我。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