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二百六十三

13th December 2021

“公主,湿婆王于我有大恩,我是不会背叛他的。”室健陀道。

“可是湿婆王现在只会给天竺百姓带来祸害啊!你忍心置天竺子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吗?”

“公主,不必多言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妳要推翻湿婆王,妳就要先过我这一关!”

虽然两军在马尔高交战了一段时间,但这还是双方指挥官第一次在场上接触。马哈拉尼一直都还没放弃招降哈拉巴军的念头,所以才会出言相劝室健陀。知道对手是室健陀后,马哈拉尼已经明白成功劝降的机会非常渺茫。室健陀自幼是个孤儿,湿婆王在他流浪街头的时候收留他,并为室健陀提供良好的教育,甚至还收他为义子。如果没有湿婆王,室健陀就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这个大恩大德使得室健陀对湿婆王是忠贞不二。一旦湿婆王发了任务给他,他一定会拼尽全力去完成。直到目前为止,室健陀不管任务难度多高都完美地交差,显示出了他过人的能力,也是湿婆王器重他的原因。马哈拉尼的父亲梵天王遇害就是室健陀一手促成的。

虽然知道机会渺茫,但是马哈拉尼还是想对室健陀晓之以理,希望能够唤醒他的良知,为了大局不要再继续为虎作帐。她一直等待这个与室健陀对话的机会,可惜结果却不尽人意。

既然室健陀已经严词拒绝了,马哈拉尼就对他展开了攻击。室健陀也打着执行斩首计划的主意,两人就当场打了起来。

室健陀的武器是一柄长矛,而马哈拉尼用的则是一条长鞭。双方使用的都是长武器,不过一硬一软,招式也迥然不同。室健陀的金刚矛招招阳刚,而马哈拉尼的赤炎鞭则走阴柔路线。

马哈拉尼避开了室健陀的长矛突刺,然后把赤炎鞭甩向对手的右脚。马哈拉尼的鞭子是以红铜打造的,而且鞭上布满了锋利的锯齿,只要马哈拉尼击中室健陀然后用力一扯,他的战甲右腿就会不保了。

室健陀见状立马抽回他的金刚矛,然后以长矛格挡马哈拉尼的鞭子。赤炎鞭顺势缠上了长矛,然后马哈拉尼就大力一拉。不过马哈拉尼想象中的长矛断成两截并没发生。原来室健陀的金刚矛是由精钢制作的,而且还辅以其它金属加固过,所以承受得了赤炎鞭的切割攻击。

马哈拉尼见状只能抽回赤炎鞭,不过室健陀却趁着鞭子被抽回的空隙提起金刚矛扫向马哈拉尼的下盘。马哈拉尼仓促退避,堪堪闪过了袭来的长矛。两人就继续在战场上厮杀。

马尔高的战场上布满了黑色战甲,外人如果不知情可能会以为场上的士兵是因为夜惊而自相残杀。场上的士兵都是同袍,说他们自相残杀的确没错,不过他们却是为了各自的信念而战,并非因为夜惊而拼杀的。

没有士兵介入双方主将的对决,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场决斗的结果将会决定马尔高战役的结局。他们都避开了这片区域,让马哈拉尼和室健陀有足够的空间施展他们的实力。这两人的战力都不是普通士兵所能企及的,所以他们弄出的动静也是最大的。所有士兵虽然依旧与敌人战斗着,但是也会分神关注主将的战斗。

室健陀的金刚矛又一次刺向马哈拉尼。马哈拉尼马上往左边闪去,然后把鞭子挥向对手的战甲驾驶舱。室健陀以长矛挑开了赤炎鞭,然后又是一记突刺。金刚矛前端瞄准的是马哈拉尼的战甲驾驶舱,不过她早已拉开距离,她有信心室健陀的这一击无论如何都是碰不到她的。

上一章回到目录下一章

如果你觉得我写得不错的话,请按以下的按钮用PayPal来打赏我。你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